红烛自怜无好计

脑洞少女,文笔不够,黄心喻速的悲哀

一个叶神生贺

  叶修从梦中醒来。

  他其实不经常睡觉,更不经常做梦,这回倒是齐活了,夜深忽梦少年事,他梦见了苏沐秋。

  说来也奇怪,他经常记起的事都是平常细碎的日常小事,什么苏沐秋往子弹上刻符文刻歪一笔痛惜不已啊,什么苏沐秋给沐橙做饭炖了一锅蛇肉汤啊之类的。正儿八经的大事他反而不经常记起,比如苏沐秋在漫天雷霆紫电下身死道消的场面,他总是很少去想。

  一想就难受。

  今晚梦见的也是小事,当年他从家中出走,被苏沐秋收留,两人的生活习惯格格不入,没少互嘲。

  他从小在修仙大派中长大,吃的是辟谷丹,十岁后就不再睡觉,用打坐代替,难免有点不接地气,苏沐秋就嘲他大少爷。苏沐秋斤斤计较的抠门习惯也总被他说是小气鬼。某次他们一起去蜘蛛洞穴杀蜘蛛,照惯例是叶修挥着战矛上去正面吸引注意,苏沐秋侧面助攻,择机一枪毙命。中间苏沐秋助攻失误,叶修的发冠被蛛爪的劲气扫碎了。苏沐秋不免有些内疚,拍着胸脯说他会给叶修再雕一个发冠。

  当天晚上发冠就刻好了,用昆山玉做的,刻了防护符文和清心咒,外表也很美观,放坊市上卖估计能赚回三倍的原料钱。叶修惊讶的问:“这么好的发冠你舍得给我?你没被夺舍吧。”

  “我有那么小气吗?”苏沐秋怒瞪他一眼,又有点不好意思“今天是你生辰吧,生辰快乐,这就是礼物了。”

  确实还是那个苏沐秋,叶修莫名也有点不好意思,道了句谢谢。

  苏沐秋轻咳一声“赶紧的,把头发束起来,披头散发在我前头晃了一天了,不就是想让我早点给你吗。”

  叶修沉默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表情,狐疑的眯起眼“叶修,你是不是不会梳头?”

  叶修继续沉默。

  “你真不会梳头?????”苏沐秋不可思议的提高了音调“叶修啊叶修,你怎么活这么大的?”

  看在发冠的份上,叶修继续屈辱的沉默。

  最终苏沐秋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决定自己帮叶修梳头。

  “沐橙也喜欢叫我给她梳头发,说我挽的发髻好看。”苏沐秋得意洋洋的自夸“我都给你梳头了,你是不是得意思意思?”

   “意思什么?”叶修有点僵硬,苏沐秋的手指划过头皮的感觉太奇怪了,他感觉后背有点麻酥酥的。

  “别的就不说了,叫声哥听听?”苏沐秋不怀好意。

  “别做梦了。”叶修不屑的回击。

  这四个字刚刚说出来,叶修就醒了,大能言出法随,他还真的不做梦了。

  他躺在床上不动,心里有些怅惘。

  当年他当然是没有叫哥,结果苏沐秋给他编了两个麻花辫,最后还是演变成了一场斗法,以叶修的第二百零八次胜利告终。苏沐秋这个不要脸的还说是因为他过生辰所以放水了,硬是没把这一次胜负记入玉简。

  然后他们遇到了陶轩,决定成立门派,苏沐秋兴致勃勃的说他要炼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厉害法器,名字就叫千机伞,开炉之日鬼神恸哭,天降劫雷。这本是顶级法宝出炉的正常程序,挨过劫雷,法宝品级就会再升一级,但是谁也想不到,苏沐秋这个修为才金丹的无名炼器师竟然能炼出顶级法宝来。

  苏沐秋自己也想不到。

  他们住的那座小山本来就没什么树,这下彻底被雷劈秃了。雷声轰鸣在天地之间,等雷声平息时,已经找不到苏沐秋的任何痕迹,那把名叫千机伞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厉害法器已经废了,没有炼器师为它保驾护航,它没能挺过这一劫,只成了个炼废了的法宝胚子。

  叶修思来想去,好像这只能怪苏沐秋太有才了,天妒神怨,难怪天要收他。

  可是他们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完成,他们约好共立门派,照顾沐橙,去找极北之地寒光渊下的九转千华莲,看看莲子能不能炼做子弹,去海外的蓬莱仙岛,把上面的灵草仙药薅回来卖了,他们约好一起看许多风景,一起探索无穷的大道……可现在茫茫道途上,再也不会有一个叫苏沐秋的小气鬼了。

  当时他是这么想的,然而终究天道垂怜,叫他发现苏沐秋有一缕魂魄附在千机伞上。

  苏沐秋活了下来,以器灵的身份。

  “叶修,你真行的,喝一杯就倒,喝的是酒又不是毒,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苏沐秋把一碗闻着就十分糟糕的药汁放在地上,没好气的说“你没事吧?”

  “就是做了个梦,”叶修瞥了一眼那碗药,诚恳的说“要是有事就要喝那玩意,我没事。”

  “……”苏沐秋的眼刀对叶修是没有任何伤害力的,叶修继续道“那酒好像有点问题。”

  “嗯,我问了喻文州,他说那是用蓝雨的诅咒之泉酿的,有让人做美梦的功效。”苏沐秋道“他们蓝雨起名风格真奇怪,都是反着起的,他们养的那只话唠鹦鹉你见过吗,它叫静静来着。诶,你既然没事,那跟我说说你做了什么梦呗?”

  叶修没理他的顾左右而言他,反问道“你既然知道我只是做个梦,还给我熬药干嘛?”

  “我不是看你就喝了一口就倒了,有点不安心吗……”苏沐秋不自然的说“这还是我跟王大眼要的醒酒方子呢,好好过个生辰,结果你糊里糊涂睡了,大家都挺担心的。”

  “嗯……”叶修笑了一下“确实做了个好梦。”

    夜深忽梦少年事,醒来故人依然在。漫漫道途,终究有人相伴。




  一个给叶神的生贺,手机打出来的,完成度竟然挺高,真爱出奇迹。在叶神的生日,把他的好友还给他。

  改了个词,送给叶神。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亲友常健,三愿君如梁上燕,岁岁年年长相见.

  爱叶神,笔芯。

评论
热度 ( 10 )

© 红烛自怜无好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