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自怜无好计

脑洞少女,文笔不够,黄心喻速的悲哀

还是程秦

    还是娱乐圈paro论坛体……但是剧情所至,论坛体体裁已经不适合了,这篇还是用正常体裁吧,让大家看一下程秦正脸,毕竟粉丝再怎么手眼通天,也不如局内人了解事情的真相。




    “这一步走出,我们就真的到台前来了。”


    秦越的表情和话都很正经,姿势却不太正经,整个人趴在床上,下巴下垫着一个灰白两色的企鹅玩偶,两只手前举,矢志不移的玩手机。“上清那边搞什么,玩真的?”


    秦越的姿势虽然不甚雅观,但他本人平日画风就是如此,而程钧的姿势如果被外人看到,那人一定会怀疑人生——气度从容姿态高华被迷坛封为程仙的程钧程影帝,正两腿分开跨坐在秦越腰上,一脸专注认真的给秦越编辫子。


    麻花辫。


    他百忙之中扫了一眼秦越的手机屏幕“眼睛离远点……你又刷迷坛。”


    所谓迷坛,不过是一个吃瓜坛,风气就是没有风气,规则就是不讲规则,然而在强大的吃瓜路群众基础下,竟然混的欣欣向荣,里面鱼龙混杂什么粉都有,坛主据称已经金盆洗手,不混粉圈,而管理员大部分常年神隐,据说大半是张粉。


    传说错了——把持着迷坛的管理员只有小部分是张程白等几家粉头,占比最高的是传说中不务正业每天画画写诗撸兔子,沉迷做正主表情包无可自拔的秦粉,包括他身下这一位。


    他给管理员大大的麻花辫绑上皮筋,端详了一下成果。“你不管事,还总窥屏,好意思吗?”


    秦越道:“我手里还有七八个小号随时待命呢,我为迷坛水过帖,我为迷坛怼过人,还是内围粉,管理员舍我其谁啊?”


    程钧笑着摇摇头,伸出手去捂他的眼睛:“适可而止,眼睛真不要了?”


    秦越眯眼晃头,试图挣脱他的手:“我都丧权辱国叫你给我编麻花辫了,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


    程钧叹了口气,摸走他手里的手机,找好角度,拍了一张除了麻花辫只有后脖子入镜的照片,撂回给秦越:“张清麓那边,估计是真的,有消息说,张九出去把张七找回来了。”


    程钧说的保守,但他既然这么说了,必然有七八成真,秦越叹了口气道:“他们上清那边的破事啊……说不定还得影响咱们这电影,你看看张清麓这个祸根苗。”


    他接住手机,扒拉出微博,发了那张麻花辫照,默数三声然后删除,完了把手机往旁边一扔,静待事态发酵。“他和江尹又是怎么回事,我这边一点风声都没有,这小子不厚道啊。”


    程钧心想你一个迷坛管理员,资深潜水党,还来我这敲信息聊八卦?道:“你自个问张清麓呗。”


    秦越吊着眼:“我看见他来气,江尹那姑娘看见我来气,这不只能问你了么。”


    秦越这几天确实对张清麓不顺气,张清麓的龟毛脾气能把手底下演员折腾疯,程钧这边向来妥妥帖帖,秦越那边为了人物理解跟张清麓吵了好几次架,编剧姑娘抱着手在一边看笑话,所谓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零一个哈姆雷特,张清麓,编剧姑娘和秦越仨人都对人物有不同理解,互相都觉得对方ooc,掐的如火似荼。程钧隔岸观火,看的很是兴味,觉得电影一出,秦越这角色风靡迷坛十天半月不是问题,他几乎已经能想象到不同派系瞎几把对掐的混战场面了。


    江尹和秦越的恩怨还有那么点说道,江尹后面很有背景,养了一身小姐脾气,不知道从哪听了八卦,觉得秦越是花丛浪子下流禽兽,睡遍娱乐圈的毒瘤,见了秦越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句句捡着不好听的说,秦越是个神仙脾气也受不了了,刺了她两句,这姑娘倒来劲了,一根筋的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执着,竟然就为了这么点口舌之争跟秦越对上了。她背景还以为秦越真干了什么对不起千金姑娘宝贝蛋的事,差点把秦越封杀,江尹倒不好意思了,别别扭扭解释清楚,还勉勉强强跟秦越道了歉,秦越真是心累之极,这年头没个金主背景没法混了是不是!


    然后他转手抱上了程钧的大腿。


    程钧的腿,粗壮坚挺,一条好腿,谁抱谁知道。


    程钧漫不经心道:“我也不太清楚,约莫是江尹有心,张清麓无意吧。”


    秦越摸着下巴:“现在的小姑娘也不知道成天想点啥,张清麓那才是正经人面兽心呢,咱这部电影有山阴一份投资吧?渣男。”


    程钧道:“我看好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想了想,摇着头笑道:“还不一定谁栽到谁手里呢,江尹的毅力你不是领教过么,张清麓这次要栽也说不定。”


    秦越道:“那我可得放鞭炮庆祝庆祝,感谢江大小姐为娱乐圈除去一个真正的毒瘤搅棍。”


    程钧抬腿翻下床,顺手拍了拍秦越的屁股道:“你别着急,说不定江小姐想通了,不跟张清麓死磕了也说不定。不拍戏也别摊着,起来活动活动。”


    “好不容易放几天假,让我歇歇……江尹放弃死磕?不存在的。”秦越突然一凛,翻身在床边端端正正的坐好,清了清嗓子,划开通话键,把手机放到耳边,讪讪道:“朱老大?”


    “……我这边都挺好,你放心,程钧也挺好,昨天吃了三碗饭……我瞎说的,他就吃了一碗……诶诶诶,好好……我家爰爰还好吗……行,苏师兄?”他刚放松点的背又挺直了,抬手整了整发型,胡乱揉了揉脸,精神饱满的道“不辛苦不辛苦,苏师兄才辛苦……公司那边都还好吧……苏师兄不用顾忌这边,放手施为哈,有啥事程钧给您兜着……好好好,苏师兄要跟程钧说几句不?”


    程钧看着秦越僵硬的背影,略感怜悯,秦越遇上朱瑜和苏牧野就跟小学生见了班主任一样,缩手缩脚,恨不得当场表演一个扶老奶奶过马路来证明自己是个四讲五美好青年,他接过手机,听到那边温和的声线:“小程啊。”


    “苏师兄。”他道,“实在不好意思,那边的事麻烦你和朱老大——朱总了。”


    “这是什么话,你和秦越专心拍戏,之前秦越来公司,空档那一年,他粉丝都要抗议了。”苏牧野道:“上清那边有我们呢,张七回国这事已经确定了。”


    程钧道:“那好,等他回来,倒是可以去见一面,张清麓这边您看?”


    苏牧野:“上清娱乐内斗太严重了……也是时候出乱子了。”


    程钧一笑,两边心照不宣。


    又聊了几句,程钧挂了电话,低头看秦越,又跟被抽了骨头一样瘫下去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真该叫你粉丝看看,什么精致兔粉不能输,连正主都被生活吸干精气变成咸鱼了。”


    秦越虚着眼:“吸干我精气的可不是生活,是某个姓程的仙女啊。”


    程钧道:“行了,中午想吃啥?”


    秦越来了精神,一个鲤鱼打挺:“我给你做个咖喱饭!”


    “蓝色的?”程钧好笑道,上次秦越挽袖下厨,楞是端出来一盘蓝绿色的咖喱饭,用陈皮虾米做汤底,味道很是酸爽——他自己都惊讶自己竟然吃下去了。


    “这次来个紫色的。”秦越嘿嘿一笑。


    “你还是歇着吧。”住在酒店,当然没地方做饭,程钧给助理打电话点了两份餐,秦越很可惜的道:“可惜咱家的榴莲酥没带过来。”


    “……”程钧叹了口气,随手翻了翻微博,“秦越 麻花辫”目前排在热搜第三,“张清麓 江尹”是第一,秦越凑了个脑袋过来,道:“好久不出手,热搜榜已经忘了被我支配的恐惧了是不是——啧,张清麓这家伙,爸爸都这么牺牲了还救不了他,仁至义尽了,自生自灭吧。”


    这话要是叫张清麓听见,两人肯定又是一顿掐,程钧转发了秦越的微博,又添了把火,望向窗外,悠然道:“天凉了,让上清娱乐破产吧。”







     商战这个真的不会搞……发挥举重若轻大法,瞎几把让他俩在床上滚滚,把这事交代了,下一篇估计还是论坛体,迷坛群众继续吃瓜那种。


     更新频率这个,会努力保证的!还有很多脑洞没写,这篇会努力,快速,更完(这话我好像不是第一次说了)


     最后一句很贱的,手机,还是高考之前的好玩啊。




评论
热度 ( 10 )

© 红烛自怜无好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