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自怜无好计

脑洞少女,文笔不够,黄心喻速的悲哀

一个程秦,一束车前灯的光芒……


    书房的门开着,程钧扣了两下门框作招呼,秦越道了声“进来”,回头一看,讶道:“今可是贵脚踏贱地,掌门怎么有空来我这?”

    秦越又是调教徒弟又是忙些门派杂事,只当程钧和他一样忙,倒是忘了程钧甩手掌柜的本质。程钧微微一笑,半点无愧疚之心“来串门,你正在卜卦?”

    桌子上放着星盘龟甲等物,是以有此一问,秦越道:“我二徒弟对卜筮一道有兴趣,我虽不善此道,也得打肿脸充胖子不是?”

    秦越自言不善演算天机并非虚言,他的本事在把控人心出谋划策上,摆弄星盘的本事只是平平,倒也足够指点徒弟了。

     他偶尔也会奇怪,当年他出九雁前算的那次卦怎么就如此神验,叫他捡了程钧这个惊天大漏,得了这般造化,本以为是挖回萝卜防荒年,未承想这萝卜是玉做的,造化奇妙,人力不能预测啊。

     大概只有“机缘”二字可解吧。终究是天无绝人之路。

   程钧不知他这番心思,随意拨了拨星盘,道:“这是尹师姐手笔?”

   “是,前日里求她炼的,总不好拿海斗星盘给他练手吧。”秦越道。

   程钧嚯了一声“倒不知秦天机手头如此阔绰,连普通些的星盘也没有。”

   秦越叫起屈来“天底下哪有比你更阔绰的人?天台你也圈了三座,最大的地主就是你了。再说我又不收藏这个,海斗星盘是那时你送的我才留着……”

   程钧心里熨帖,微笑道“我是地主,你是地主夫人,半斤八两。”

   秦越不防被他撩了一下,脸皮薄红,心里腹诽了一通,程钧点到为止,笑着岔开了话题“教徒弟是一回事,修为也别落下了,你我是修士,本该以修为为本。”

   算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秦越最大的优势是他那颗聪明脑袋,也因此放松了修为进境。现下虽偏安一隅,百年无虞,安宁却是偷来的,早晚还是要出去面对那些战火,多一分实力多一分安稳。秦越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正色道:“我明白。”
  
     程钧道:“我看张清麓就挺闲的,杂事和他分担一些。”倒不说他自己也挺闲。

   秦越道:“我是个出谋划策的,张清麓是撑门面的,我修为低些也无所谓,何必去占他修炼的时间?”平心而论,张清麓并不算很闲,门派杂事他和秦越向来一人一半,只是张清麓勤于修炼,秦越有点惫懒罢了。况且秦越资质虽好,跟张清麓比也差些,更别说某位天道的小舅子了,修炼进度慢也正常。“说来,掌门气息圆融,可是要进阶了?”

   程钧道:“差些水磨功夫,说不得到时要出门……也罢,只好我自荐枕席,与秦天机双修一番,帮秦天机提一提修为了。”

   秦越一口气梗在了嗓子眼里,道“光光光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书房里,你怎么这么好意思?”

   程钧听的有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平日里总是秦越油嘴滑舌的贫嘴,到这时话反而少起来,程钧也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恶趣味,爱在这时拿话挑逗他,看他努力想理解自己话语的迷乱样子,他轻轻褪下秦越的外袍,在他肩上舔咬着“秦天机有些瘦了。”

   这当然是瞎说,蓬莱灵气充裕,海产一个比一个肥美,秦越不胖已经是好的了,秦越却不可能有精神去驳他,把脑袋往程钧肩窝里一埋,来了个王八念经不听不听。程钧低低笑起来,覆上了他的身体。

   第二日,秦越的二徒弟接到了师尊的传音,卜筮课后推三天。

   又是手机手打的产物,原稿落在学校了,回忆着打的,可能以后会删改,这个假期要失去手机了,悲伤。
   ps秦越这三天是在炼化灵气,不是程钧把他做的起不来床……大家都是修士了,不能这样弱鸡,这个车前灯写的羞羞脸,不太好意思详细写,可以脑补一个书桌play,微笑

  改完了,其实没改多少……狐程兔秦已经写完了,聊斋古文体,比较难打字,还有一个程秦联手谋反,病弱秦作为谋士想要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牺牲一把,主公程冷笑一声拿药堵嘴让他不要作死……

评论 ( 7 )
热度 ( 6 )

© 红烛自怜无好计 | Powered by LOFTER